WFU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決定權在你:聚焦在當下,立刻就能擁有的單純人生。<被討厭的勇氣>與姿勢跑法雜感



想像一個,「任何人」「立刻」就能「幸福」的「單純」人生,聽起來很不賴吧?



可是,關於如何得到「快樂」,如何把所有的煩惱一筆勾銷,如何在「社會」安身立命,好像不是「做自己」、「往好的一面去想」那麼簡單?

也許通往「幸福」的道路很多條,也許條條大路通羅馬,每個人終會有找到、定義「幸福」的方式。

<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鋪陳了非常簡潔俐落的原則,乍看簡單的不合常理,但你所有的疑惑,都能從這些原則出發,一一仔細破解。

「主啊,求祢賜給我平靜的心,去接納無法改變的事物;賜給我勇氣,去改變可以改變的東西;並賜給我智慧,去分辨這兩者的差異。」


先說結論:所有一切都決定在「你」自己的「主動」之中


  • 目的論:我們都朝著「自己」的「決定」在過日子,所以:
    • 每個人的生命「都」能「立刻」變得「單純」「幸福」
    • 每個人都能「改變」,決定權只在「自己」身上。
  • 所有的煩惱都跟「人際關係」有關。
  • 不能逃避人生的任務
  • 否定創傷
  • 不尋求認同
  • 課題的分離
  • 橫向式的關係
  • 接納自己,信任別人,貢獻「社會」



有些事情是我們無法改變的:
  • 過去我們所遭遇的經驗
  • 別人要怎麼看待我們
  • 我們的存在/我們做的事情別人會不會覺得有貢獻

有些事我們可以改變的:
  • 我們要如何看待這些經驗
  • 從存在的層次知道自己對別人有貢獻,然後得以在「社會」中安身立命

更尖銳一點可以說:按照著別人的期待來過日子的人,就是「負責」嗎?
把自己該怎麼過日子的任務推給「別人」,深陷其中而無法看到完整的生命樣貌,某個層面來說,其實是種很「便宜行事」的方法。

而所謂的「自由」,就是不負責任嗎?脫離了框架,走沒有人走過、不被「期待」的道路,其實每一步都要靠自己去思考還有主動出擊嘗試。這樣的「自由」,是否是在更深層的面向,去對自己負責任呢?

目的論


最震撼直接的論述是:否定「心理創傷」
目的論,而不是決定論。

有些人會說「因為以前我受過怎樣的創傷,導致我現在的不幸。」(決定論)
但阿德勒用了一個很簡單的邏輯來推翻:這樣子的話,所有有同樣經歷的人,現在應該都過著同樣的人生囉?可是完全不是這樣啊!

所以真實的樣貌是:我們不是受制於過去而行動,其實是朝著自己決定的目的而行動(不管自己有沒有意識到這點)。
例如:不是因為受到父母虐待所以才不想適應社會,而是「因為不想適應社會」所以自己認為「是因為受到父母虐待」。(目的論)

講更直接一點就是:不需要沈溺在過去自己受過怎樣的傷害,無法脫離「過去的傷害」的你,沈浸在過去的你,其實只是用「過去」當作「不想改變」的藉口而已。

質疑:目的論是否會否定人性?
阿德勒心理學說:人一定會有情緒,但人不是受情感控制而行動的。

所有的煩惱都跟「人際關係」有關。


阿德勒直接說:個人就能終結的煩惱,所謂「內在的煩惱」,根本不存在。

我們為什麼會討厭自己,為什麼會無法接受自己?只是為了找出一些理由,讓自己不要在人際關係中受到傷害,搶先在別人可能否定自己前先否定自己

「客觀的事實」永遠不會讓我們痛苦,折磨人的其實「全部」都是「主觀的解釋」。

不管是對什麼東西的自卑:學歷、出身、身高身材膚色、收入,所有的「價值」都只有在社會的脈絡中才有意義。

「課題分離」


所有人際關係中的紛爭,幾乎都是因為涉入別人的議題,或是自己的議題遭到干涉所引起的。

所謂的課題分離就是:我們應該學著劃清界線,「因為這個決定帶來的結果,最後會由誰來承受?」。哪裡開始是別人的議題,從哪裡開始是自己的議題,然後不要介入別人的,也不要讓別人介入你自己的。

疑問:這樣不會讓人陷入孤立的狀態嗎?
阿德勒:課題分離不是人際關係的終極目標,反而是個入口。太近的距離反而無法真正認識自己及別人。



親子關係,諮商關係皆可適用:如果無視於當事人的意願而強迫他「改變」,最後只會引起更大的反彈。諮商者/父母不會改變被諮商者/孩子的人生,只有自己可以改變自己。

阿德勒不是鼓勵放任主義,而是不採取介入的態度,在對方沒有提出請求的狀態下,不干涉,然後在對方身邊隨時提供對方需要的支援。



否定向他人尋求認同


阿德勒說:根本沒有必要得到他人的認同。「不應該尋求認同」

「認同的需求」有怎樣的危險性?為了滿足別人的期望而過活,壓抑自己的本性,到最後過的就是別人的人生。重點:你不是為了別人的期望而過活,別人也不是為了滿足你的期望而過活。尤其當「回報」的想法存在於人際關係之中時,就會發生「我這樣對你,所以你也應該要怎樣對我」的期待。

疑問:隨著自己喜好過日子,不顧父母意見,豈不是只是享樂主義者嗎?
阿德勒:會這樣批評的人,只是為了同時說服自己接納不自由的人生。照著別人的期望過日子反而輕鬆(讓別人介入自己的生活),自己決定自己要走的路,可能迷惘、不知所措,但才能有真正的自由。

疑問:如果否認認同的需求,是否就是孤立的存在於社會中呢?
阿德勒:不是要你去惹人討厭,而是要你不要害怕被討厭。不是獨善其身,也不是不講理
記得:課題分離。別人要不要喜歡你,不是你的課題。

有人討厭你,正是你行使自由,讓自己生活自在的證據。


「不想被別人討厭」,是人類極自然的慾望與衝動!順著這種「傾向性」過日子,只能算是慾望與衝動的奴隸罷了。

因為在宇宙中部可能一個人生存,然後一切的煩惱都是來自於人際關係,所以可以推導出來:真正的自由,就是被別人討厭XDXDXDXD

不害怕被討厭,邁步向前,才能脫離那種順著慾望與衝動從坡道上往下滾動的人生。

人際關係的出發點是課題分離  終極目標是社會意識


透過認同需求產生的貢獻感,是不自由的(為了滿足別人的期望)
只要擁有社會意識,認同的需求就會消失(接納自我->橫向關係->所有人都是你的夥伴->信任貢獻自己->安身立命的歸屬幸福感)

社會意識是:把別人當成夥伴,並感覺到“有自己的歸屬"
要理解阿德勒的社會意識,首先就要以「我和你」做為起點,把對自我的執著轉變為對他人的關心

(自我執著:忙著擔心別人對自己的想法而無法去關心別人)

(這個社會共同體,包含過去到未來,宇宙間所有的生物動植物無生物的各種範疇,而最小的單位就是:你和我,所以從「我和你」做為起點就行了!)

而所謂的歸屬感,是要靠自己去積極參與的
->正面迎接「人生的任務」,不逃避愛、工作、交友等這些人際關係,自己主動向前。

接納自我 信任他人  貢獻他人


接納自我跟肯定自我的差別:接納是坦然接受「現在的自己」,肯定自我是「明明做不到,卻暗示自己我很強」 (連結到優越情結上)(備註二)

信任跟信用的差別:信任是不帶條件的。

質疑:這樣不會是爛好人嗎?
阿德勒:對方要不要背叛是對方的課題。只要無法完全信任對方,那人際關係中就一定會有「懷疑」的成分在,那就不可能跟任何人建立深厚的關係。

貢獻他人:不是鞠躬盡瘁燃燒自己,而是為了感受實際的我的價值。

疑問:那不就是為了得到別人的認同嗎?跟前面矛盾!
阿德勒:這是在存在的層面,你覺得你對別人有貢獻就可以了。別人要怎樣想,那是別人的課題。所謂的貢獻,就算不是親眼可見的,只要擁有一種「我對某人有用處 」的主觀感覺就可以了。

另外人際關係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橫向關係。
不稱讚,也不責備,而是鼓勵。
(否定一切縱向關係,縱向關係是為了操控對方)

(人會因為“稱讚”而形成一種“自己沒有能力”的信念,所以還是要先做到課題的分離,接納彼此差異,建立對等橫向關係)

總結:


阿德勒:人只要存在,就有價值。
不是因為行為,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

現在的人生點上最亮的一盞聚光燈:
如果我們看得見過去,看得見未來,表示不夠認真活在當下。

疑問:只在乎眼前的快樂,根本是享樂主義!
阿德勒:錯!聚焦於此時此刻,是為了認真而謹慎的專注在當下可以做的事情。

實現式的人生:人生是由無數個「剎那」的點連接起來的。不會因為你還沒有到達目的地就沒有意義,人生的每一個時刻「一直處在」「終結」的狀態,把人生串連起來的所有片刻的「點」,都因為全心全意,誠實去面對,而豐盈充實

「普遍來說,人生沒有意義。」「人生的意義,由自己決定!」


延伸閱讀:


「想要」可是「得不到」的快樂:別被「期待的焦慮」誤導  (2015/08/24)
脆弱的力量 Daring Greatly by Brene Brown  (2015/07/02)

備註一:


其實這本書是我今年下半年,參加十一月底冬山河全馬之前讀的。那個「聚焦在此時此刻」的想法,對我來說跟姿勢跑法簡直一模一樣!我也領略到:姿勢跑法其實也是一種「全心全意活在當下」的哲學:我們不用跨步,也不要捨不得收起支撐腳(腿尾巴),我們要做的,就是全心全意回到關鍵跑姿(The Pose)而已。




備註二:


<自卑感與自卑情結不同>
情結是一種倒錯的心理狀態。

自卑感:可以成為成長還有向上的契機。人在無能為力的狀態下來到世界,普遍會有追求卓越的需求與慾望。「因為我學歷低,所以要更加倍努力」

自卑情結:把自卑感當成藉口來使用。「因為我長得不好看,所以沒辦法結婚」

自卑情結的人,執著在「表面的因果律」,不是不能改變,而是「不想」改變。
阿德勒說,不管是自身的過去或是其他事情,重點在於你要怎麼去「面對」眼前的生活:是要輕鬆愉快地維持現狀,用著那些自己羅織出來的「可能性」「安慰」自己:「我就是因為....所以才會.....」,「要不是...我一定能...」,還是自己邁開腳步,自己做實際的改變與努力呢?

自卑情結的兩種極端變形

雖然受到強烈的自卑感所苦,但無法懷著勇氣以努力及成長的健康方式來補足,有些人會用一些「便宜行事」的方式來達到一種平衡。

  • 優越情結:誇耀自己的優秀,展現權威(刻意展示自己認識多少名人、謊報學經歷、過度崇尚名牌等),誇耀自己的功勞,沈浸在過去的榮光等等。
  • 炫耀不幸:藉由展示自己的不幸來支配別人。因為自己的「不幸」而很簡單迅速地成為一個「特別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