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5年8月24日 星期一

「想要」可是「得不到」的快樂:別被「期待的焦慮」誤導




是否有過這種經驗:很想脫離某些人事物,可是總是失敗,感覺自己很容易被影響,覺得離開的話會更不安、空虛、失落?是否想要擺脫某種「癮頭」,可能是酒精、電玩、網路社交軟體「噹噹噹」的訊息聲、臉書的狀態更新通知、暴飲暴食,或是想要離開一段很糟糕的關係?

某些渴望很久的事情真的去做了以後,還是沒有很開心,可是又不知如何是好?看了這本<輕鬆駕馭意志力>以後,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人會把「渴望」錯當成「快樂」?





老鼠成為自虐狂,瘋狂地想被電擊:why?


有個很有名的實驗,在不只一本探討心理學還有意志力的書上都有看到:1953年奧茲(James Olds)還有米爾納(Peter Milner),在老鼠腦部深處植入電極。根據先前的研究報告,老鼠應該是很討厭被電擊的(話說...有誰會喜歡被電擊的嗎?!),可是這些腦部改造過的老鼠,牠們不斷地回到會再次遭受電擊的角落。

這兩位科學家進一步用電擊來試著操控老鼠的移動方向,例如說:老鼠往某個方向移動時,給予電擊,結果發現:他們可以用電擊來操控老鼠的移動方向(用電擊來“獎勵”老鼠)。

難道這些老鼠是受虐狂?科學家發現了人腦中讓人感到「快樂」的泉源嗎?

這些老鼠甚至挨餓了24小時後,在跑向食物的途中如被電擊,還願意停下來等待下一次的電擊,而不是跑向食物;如果設計一隻控制桿,只要壓下就能刺激電擊,理解控制桿的作用後,老鼠會不厭其煩地持續按壓控制桿,甚至自我折磨也在所不惜(即使需要跑過通電柵,老鼠會來回在上面奔跑直到腳燒焦到完全無法行動才會停止)。

大腦:為了讓你活下去而騙你


後來才知道,當時奧茲還有米爾納發現的不是「快樂中樞」,而是在中腦中的「酬賞系統」。所謂的「酬賞」指的是讓你「以為」你做了這件事情以後將「得到快樂」,這個酬賞系統是為了讓人生存下去而發展出來的。

原始動機系統:鞭策我們採取求生存的行動


在史前時代,為了活下去,有幾樣很重要的事情:覓食,繁衍後代,存活。任何事物,只要跟我們的生存緊密相關,本能上多巴胺會大量分泌,讓我們以為這些事物給我們立即的快樂(辨識出酬賞機會)。「進化不會管我們有沒有真的快樂」,但會用這種「做這件事情吧,你會很快樂」的允諾,讓你去不停做某些事情。

但現在已經不是史前時代了!基因中深刻內化的食慾、侵略慾以及性衝動等本能,可能會讓你惹上麻煩。

多巴胺的詭計


多巴胺已經被證實:不是提供快樂感(你可以消除老鼠的整個多巴胺系統,可是你餵牠吃糖,牠還是會露出傻笑)。多巴胺的釋放帶來的是覺醒、警醒、甚至著迷,告訴我們的是滿足(不管是你想要得到什麼滿足)的「可能性」,它的作用是激發行動,確保我們不會因為缺乏行動而錯失獎賞。

比較實際還有誇張的例子包括:品嚐到高糖分高脂肪的食物,多巴胺大量分泌(確保我們會把自己餵飽)(雖然現在我們不是活在食物匱乏的環境了),臉書、電子郵件、簡訊也會不斷給我們刺激,我們不斷搜尋、更新,找尋不會真的得到的,以為我們可以得到的酬賞(得到回應的滿足感)。

在行銷方面,多巴胺系統一樣派上用場:試吃甜食的人更有可能買本來不太需要買的東西(免費跟食物都是很大的酬賞系統),大腦的酬賞系統也會對新奇還有變化發生反應(想想:常常推陳出新的各種化妝品、咖啡、餐點、零食),買一送一或是限時拍賣搶購讓你把不合理或是不需要的東西當作是搶便宜(大腦原始區域會想要儲存稀有資源)。

渴求的壓力:與酬賞的期待同時存在


慾望為什麼不能讓我們感到快樂?甚至讓我們感到其實很糟糕?我們的大腦為了讓我們追求慾望,會同時釋放多巴胺(讓我們期待可以滿足)以及壓力賀爾蒙。當你渴望一件事情的時候,你同時會感到焦慮。

為了瘦身而節食的女孩兒,最能展現這種心理狀態:很想吃巧克力蛋糕,覺得吃了會快樂,可是真的吃了以後又覺得焦慮以及莫名心力交瘁。這是一種混合警覺、警醒以及慾望和壓力的生理反射。在當下的狀態下,如果沒有足夠的自覺,會很容易把引發反應(期待還有焦慮)的事物(例如:需要節食的女孩看到或想到巧克力),當成是快樂的來源,而還沒有吃下巧克力的焦慮(壓力賀爾蒙同時上升),變成了壓力的來源。

有效的紓壓策略:乍看都不太吸引人


真正可以給你快樂的事情,想像起來不是那麼「刺激」而被我們低估它們的功效,可是實際上是比較有效的。這些方法不會釋放多巴胺,所以想像起來不那麼刺激而「吸引」人,不過它們會提升血清素、安基丁酸與催產素等可以讓心情變好的大腦化學物質,同時有助於降低減少壓力賀爾蒙,緩解大腦內的壓力反應。運動、與親友相聚、冥想、從事需要創意的嗜好等等,都是比較有效的紓壓策略。



期待酬賞v.s. 真正的快樂


沒有慾望的人生其實也不值得一活,不想要任何事情的人不會體驗什麼快樂。我們需要的是培養自覺,辨識出真v.s.假的酬賞。不能著迷那些帶來更多痛苦而非滿足的事物(多巴胺絕對不會給你「停止」的信號,即使實際的體驗與你預期會得到的不符合),試著去面對還有解決大腦對酬賞的期待與實際體驗間的鴻溝:放慢速度吃東西,仔細思考還有感受,是否那些過多的食物不如期待中美味還有能帶給自己滿足?

不管你可能身處怎樣錯誤的酬賞期待中:不停購買、不停吃糖果、不斷喝酒、不停工作、不停上網,把自己從裡面解放出來,會發現我們用來追求快樂的事物,常常就是痛苦的來源。



延伸閱讀:



Ted 一個簡單去除壞習慣的方式

如果對壞習慣有所好奇,可以幫助我們戒除它們嗎?by 心理學者賈德森.布魯爾(Judson Brewer)

http://goo.gl/lpT0m8


越想控制、越難控制-減肥的意志力迷思  by 水肥哥
http://ppt.cc/3TY4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