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2015/05/11 每個人都有感動別人的能力。





運動員的無限迴圈:我的身體怎麼了呢?我的身體怎麼了呢?我的身體又怎麼了呢?



受傷?還是過度練習?


5/4 練習舉重時,第一次終於稍微體會到完整送髖的動作,右膝伸展至完全伸直甚至有些hyperextention (過度伸展)的角度時,會有骨頭"喀啦"滾動一下的感覺。

當時我忽略這個感覺,著迷地利用空檔的時間練習。

隔天,疑似過度訓練(新的肢體活動形態/活動範圍)或是技術不良,加上最近右下肢的動作模式也在修正改變中,造成右膝的腫脹,腫到活動度受影響,而且要完全伸展右膝的時候,仍然會有那個令人膽戰心驚的"喀拉"感。

緊張大師如我,找了運動傷害科醫師求助。5/6做了核磁共振,好消息是沒有甚麼需要開刀的狀況(例:半月軟骨破裂、十字韌帶斷裂 ),大致上看起來是一些肌肉還有肌腱發炎。(另外:後十字韌帶連結至股骨端的地方有"疑似"部分撕裂)

壞消息是:看完報告後,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右膝會有這種喀拉的恐怖感覺。
是因為右踝關節與右髖關節活動度不佳造成膝蓋的壓力嗎?
是否蹲下時重心沒有放在腳跟所以給予膝關節更多的壓力?

我希望是因為最近的動作模式在改變,所以以前沒有好好做功的肌肉,
現在稍微正常做功就變成過度使用了。




每天醒來都好希望只是噩夢一場


很努力不要讓自己覺得懊惱
一直覺得自己有機會成為很棒的運動員,今年卻受傷兩次了,
而且都不是在跑步的時候受傷的。

動機、知識、執行力、各方資源,我都有了,
現在我需要的是時間去累積訓練成果。

受傷除了中斷原本的訓練計畫,
背後的隱憂是:我還可以回到原本的訓練嗎?
中斷了以後,甚麼時候可以回來呢?

除了原本的身分認同還有生活作息被打亂以外,
在不確定性中等待是非常令人焦慮的。




由最常觀察自己的人來給自己評價,最有說服力


昨天晚上,我的教練跟我說:
「我說實話妳不要生氣,」「(我說)嗯嗯嗯嗯嗯,說吧(掩耳朵)」

「妳並不是身體控制很好的選手,但是妳是最努力的那一個」

「妳練成這樣,已經很好了」
「我曾經也是不會控制身體,總是跑最慢、跳最矮、最不協調、會跌倒的,妳信嗎?」

對我而言,我想要給自己一段時間去拿自己的身體做試驗:
我想要證明,每個人都能從科學化的體能/技術/肌力訓練受惠,
每個人都有能力享受越跑越流暢、越跑越快越遠帶來的各種快樂。

可是昨天我才發現,在我有能力可以影響很多人之前,
其實我也可以影響身邊的人的。

「剛剛接這個職位的時候,其實很沒有動力;看到妳這麼認真,我覺得我很失敗」「我也要感謝妳,看妳這麼認真,才讓我找回目標

原來我每一天沒有白活。原來我每一天踏實的過,本身就是一種意義。
原來平實地誠實地去表達自己,對自己還有對別人,
就是最美好難得的交流方式。